小火山

主PINTO,SK。

[PINTO]不给糖就捣蛋

万圣节快乐


其实是Homeless and Heartless的番外,但是可以当成独立的小贺文来看哟ฅ'ω'ฅ

万圣节快乐(撒花
虽然现在只是31日但是最热闹的就是前夜了嘛XD

因为Chad登场的时候就是和南瓜有关的所以诶嘿嘿嘿嘿就让他坐在那儿了

原本下面的南瓜是选择画ZQ一记耳光和我是迈克尔里的角色的但是觉得好像有点太多w就弄成了成了两颗普通的南瓜w

[PINTO]高塔上的蓝宝石-第十三章

设定:架空历史,张庆27岁,程鹏17岁
警告:未成年sex,未成年强制sex(不会有详细描写),对世界一无所知的程鹏甚至无法流畅说话,有狗血有虐,很多的BUG,OOC。

特别警告:这篇文虽然是庆鹏主,但是会出现一次的鹏庆,也就是逆。发生的时候会在篇头注明,如果有完全不能接受的朋友我先在这儿说抱歉啦。

前言:其实这是和慕夜一起开车时出现的脑洞,车还没开到我就因为太喜欢而夺走了这个故事233还顺带夺走了部分她的情节对不起!爱她!(比心)

灵感来自长发公主,很多元素例如盗贼和高塔和部分情节等等都是借鉴于我最爱的这部童话电影。

希望你们会喜欢!

————

雨后的清晨让温度降了不止一点,可在这寂静的森林中有两个人没有感受到此刻凉爽的空气。汗水覆盖在他们多身上,每一次的呼吸都是一次大的喘气,Chris躺在床上不断的被撞击,流下唾液和下巴上的白斑混在了一起。

Zach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毫不在意Chris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迹,只是专注于与身下的人变得更亲密。他在抵达巅峰的同时在Chris的肩头留下了一个短暂的咬痕,用全身感受着身下的人因为第二次的高潮而引发的颤抖。

Zach从Chris的身体里褪出,躺在床的一边准备再次入睡,Chris却用手指描绘他的轮廓干扰赶走了他那只有一点点的睡意。

「Zach…」他的气息拂过敏感的耳廓。

「不,Chris。你必须再赢过我才能做。」
「可是昨天我输了,然后我们做了…」Chris掰了掰手指头,被Zach笑着压下。
「好吧,我只是需要休息。你不能这样天天撩拨我,我真怀念我还睡在地上的那些时光至少我不会天天半夜被吵醒。」
「对不起?」Chris歪着头道歉,Zach伸手将他棕色的发弄得更乱。

「你的语气很没有诚意。」
「什么是诚意?」
「别装。」

Zach笑着往Chris黏答答的臀拍了一掌,Chris尖叫了一声跳下了床。

「快回来睡觉,一会儿还得练习。」看着因为这段日子的练习而精壮了一点点的身躯,拍了拍身边空着的位置,试图将套上衣服的人唤回来。

「我肚子饿,我做早餐。」

Chris将Zach一个人留在房间,走到了屋前的小种植地。「Noah要吃吗?」他拔了一株野草起身递给Noah,可马儿很不领情的别过了头。

棕发的少年因为马儿的反应嘀咕了什么,丝毫没有察觉有人撩开了入口的藤蔓。

他专注弄干净食材上的泥污和已经有些炖的刀子上,他在磨不磨刀具之间犹豫了几秒,忽然的想起了另一把Zach狩猎时的刀子。他走进屋里从Zach的物品中找他需要的东西,也给了那个不速之客快速接近的机会。

他不会看错的,那就是通缉令上的人。

Chris在重新迈出房子的那一刻被袭击,他的腹部重重地撞向桌子,刀与刀鞘也落在了地上。
那个人在看清Chris有武器的时候彻底被激怒,他扯着Chris的衣领将疼得眼前发黑的Chris拉起。这段时间一直被训练着的Chris脑中飞快的闪过Zach教过他的那些反击的招数,可那些对这个强壮的男人一点用都没有。

「你对他做了什么!?」

那人愤怒的吼着,Chris的左脸又挨了一拳,腥甜味瞬间充斥他的口腔。他被掐着脖子,背部狠狠的撞上木制的桌子,发出了比刚才更大的声响。

『Chris?』

在耳鸣之中他仿佛听见了Zach的声音,那个在他记忆中唯一温暖的存在,他想要叫Zach快点逃走可他现在连呼吸都做不到。
他的手无力的抓着那掐着他的手,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人窒息地方。

视线开始模糊。

『Zach…』他默念着那个带着他逃离地狱的名字。

可Zach这次还能救他吗?

“哐!!”

随着巨大的声响,脖子上的力度终于减轻。那个高大的往一边倾倒,本能的激烈咳嗽的Chris看见那个抓着黑漆漆的锅子男人。

「Chris!」

Zach扶起半躺在桌上的Chris,拍着他激烈起伏的背。死里逃生的感觉让Chris红了眼眶,Zach用指腹蹭掉他嘴角的血露出受伤的皮肤,心疼的看着那双闪着水光的眼睛。

「Zach…」
「嘘,别怕,我在这儿…」
「…我、我打不过他…」

Chris伸手抱紧了Zach,而Zach却被他的话语所逗笑。

「让你不认真练习。」
「我很认真,不认真的是你。」
「胡说。」

他亲吻Chris冒着冷汗的额头,安抚着这个想装作无事的少年。

「…我以为,他会带我回去,主人那里。」
「别再这么叫那个混帐了。」

Zach揉了揉他棕色的头发,这倒是提醒了他地上还倒着一个不速之客。而Chris也说对了,八成是冲着赏金和奖励来的。

他用脚踢开那具面朝地的身躯,可那竟是他最熟悉的人。

「什么鬼…」「什么情况?」

他抬头,一个异域面孔的女性站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看着自己倒在地下的丈夫。

「嘶…我现在整颗头感觉要炸了算正常吗?」Joe捂着后脑勺肿起来的部分,哀怨的瞪着几乎和自己反目成仇的亲弟弟。

「我不会为此道歉的。」
「我也猜到了,你他妈不惜让我前功尽弃都要跑回来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我就猜到你有事瞒着我了。」他看向那个躲在Noah的后面,唯唯诺诺的少年。Joe一和他对上眼他就如受惊的动物把脸藏起来。

「不要再看他了。」Zach的语气仿佛随时都准备和自己的哥哥干一架。
「哦?为什么?」显然Joe的心情也没好到哪儿去。
「因为你的野蛮吓到他了。」
「哇!那可真是谢谢你的赞美!他拿着匕首走进你的房子——如果你这东西也算房子的话,而因为震惊而相信你这个没脑子的在睡梦中遇害了的我,上去和通缉犯干了一架。结果怎么着?你给了我一锅子!」
「如果我没那么做他就死在你手上了!」
「你干嘛那么关心他!?」
「我…」
「也不用回答了,我用膝盖想也知道原因。我倒是很惊讶,你竟然和有办法闯进Gary的堡垒偷走价值连城的盗贼搞上。要知道我和Tiff闯进去了可是连一个硬币都没拿走,只有一套穷酸的女佣服。我相信凭他的本事你可以撒手不干了不是吗?这就是你为什么会离开!」

「吵架别扯上我。」一直盘手站在一旁的女性终于插了句话,但很快就被无视了。

「我离开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
「对啊,例如保护好自己的财产。」Joe突然往Zach靠去「弟弟,或许我们可以拿他和Gary换些什么。」
「不,这绝对不行。」Zach坚决的说,视线忍不住的瞟向话题的中心。
「为什么?」
「他…他需要我。」

「他需要你?亦或是你需要他?」娇小的女性再一次开口,她在兄弟俩吵架的时候的观察让她确定了一些事。「又或者,你是个不敢旧地重游的懦夫,因为你害怕被Gary发现。」
「你在说什么?」Zach无意识的握紧拳头。

她第无数次的看向Chris,确保他在听着。

「高塔上价值连城的蓝宝石,并不是真的宝石…对吧。」

Zach瞬间煞白的脸色,证明了自己的猜想。

她从Gary高谈阔论中得知了Gary要悬赏的人并不是真的盗贼,而是谈判用的筹码。就是说,那个画像上的人极可能是某个权势人物重要的人才足以作为筹码。那座高塔就是他囚禁人质的地方,所以他才会说这个人是盗贼。而实际上,他只是逃跑了…和Zach一起。为什么他还待在这里?

「嘿!」她突然冲着Chris喊,Chris的肩因惊吓震了一下「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Chris后退了一步,手足无措的看着Zach。就算Zach说这两个人是他的家人,他还是觉得害怕。

「我在和你说话!你…」她的眉心起了皱褶。
「别朝他嚷嚷。」Zach粗鲁的打断她,而Chris也在Tiff注意力转移的时候跑进了房子里。

「你在保护他?Zach,你是不是受雇于什么人?」
「为什么这么说?」
「他是Gary的人质,你肯定是得到了什么好处才把他带出来的不是吗?若不是的话为什么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做这种事?」

一阵漫长的沉默,直到Joe诧异的声音打破这一切。

「啥?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而这次轮到他被无视,Tiff沉默着,等待Zach回答她的问题。

「……我没有受雇于任何人。而他,就是那个蓝宝石。」Zach细声的说「妳说得对,上面根本没有什么宝藏,只有他,而我偷走了他。」Tiff第一次听见Zach带哭腔的声音「我只是听说了那里有价值连城的宝石就闯进去了,然后只有他一个人在塔顶,他……」Zach抽了抽鼻子好让自己不要那么难堪「他就一个人待在那里,因为陌生的脸孔而感到雀跃…」

他描述着他与Chris的第一次相遇,夫妻俩皱着眉的看着眼前像被下了蛊一样的男人描述他的恋人多么的美好。

也得知了Chris没有关于自己家族的记忆。代表了Zach若是想保护他就得冒他自己都没细想过的险。

「若是其他人发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藏着一个可以换取他们荣华富贵的人怎么办?」Joe开始担心「而这里只有你和他,我可见识过他的战斗力了。」当然他还是不觉得抱歉「这代表你得单打独斗,无论对方有多少人。」

「你会因他而死的。」

裹在被子里的Chris偷听了他们所有的对话,听到某个字的时候他的心就像被人用力的拉扯,他落下了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的泪水。

他感觉到一股重量在身边躺下,并隔着布料从背后被那温度拥抱着。Zach和家人打开天窗的表达自己的意愿和心情后觉得轻松了不少,至少他的家人还是愿意站在他这边。

Chris还是会待在他的身边,并获得了更多的保护。

「Zach…」在他轻吻恋人的发旋的时候,怀抱里的人发出脆弱的声音。
「我在这儿。」他轻吻他微凉的耳朵。

「我好爱你。」
「我也爱你。」

Chris的呼吸加重,理智和情感交战着。他不能离开Zach因为他如此的爱他,就因他如此爱他,他不能明知道自己会害他有生命危险还待在他的身边。

「带我去主…Gary那儿吧。」

?????😃😃😃

[PINTO]高塔上的蓝宝石-第十二章

设定:架空历史,张庆27岁,程鹏17岁
警告:未成年sex,未成年强制sex(不会有详细描写),对世界一无所知的程鹏甚至无法流畅说话,有狗血有虐,很多的BUG,OOC。

特别警告:这篇文虽然是庆鹏主,但是会出现一次的鹏庆,也就是逆。发生的时候会在篇头注明,如果有完全不能接受的朋友我先在这儿说抱歉啦。

前言:其实这是和慕夜一起开车时出现的脑洞,车还没开到我就因为太喜欢而夺走了这个故事233还顺带夺走了部分她的情节对不起!爱她!(比心)

灵感来自长发公主,很多元素例如盗贼和高塔和部分情节等等都是借鉴于我最爱的这部童话电影。

希望你们会喜欢!

——————
『我不敢相信我竟然真的做了。

他在害怕!Zachary!你明明察觉到这一点的!

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他是如此的纯洁。

就像个天使。

他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可我很清楚。

这么做的我又和Gary有什么差别。』

「我找到Wednesday了!」

在花田中的Chris笑得像太阳一样,暂时赶走了Zach的自我厌恶。他牵着黑色的羊走到Zach的面前,扯下面罩亲吻Zach的嘴角。

而Zach也不再像从前般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而是温柔的回吻。

『对,我就是无法控制自己。』

毕竟Chris那么美好。

Chris忍不住的扯包裹着他棕色头发的兜帽「我一定要,穿这个?这个很热。」当他说要出来找Wednesday的时候Zach就用布料遮盖了他棕色的发和面部的下半部分。

「你必须穿着,抱歉。」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好热!」他有些不开心,这是他出来后第五次问这个问题了,Zach的答案也变来变去的。一会儿说这样好看,一会儿说这样不会被蜜蜂蜇。他不是没有穿成这样过,但是那时候天气还很冷。

Zach被他逼问得有些急了,忍不住的低吼。

「别问了!听话!」

话音还没落下,Chris的肩就以可见的程度震了一下。他默默的拉上面罩和兜帽,牵着黑色的羊儿往回去的方向走。Zach看着那个背影,话就到嘴边了可又生生的咽了下去,说出口的只剩下两个字——「抱歉。」

Chris停下了脚步,等待Zach跟上来。Zach看着他眼中的那抹带着水光的蓝色,心揪在了一起。但是他不想告诉Chris关于Gary正在通缉他的事,他甚至不想要Chris再想起Gary,虽然目前来说是不可能的,但…

「我爱你。」Chris小声的说,算是回应了Zach的道歉。
「我也爱你。」Zach揉着他的发,在额头上落下浅浅的吻。

或许他可以用很多的爱,来填补Chris的伤口。

「…K…Kat!」

穿上平民的装束准备钻进箱子溜出去的少女因为突然的叫唤而猛回过头。

「Chris!你怎么跟过来了?」

她表情震惊的抱起金发的孩子,小心翼翼的张望是不是其他人把Chris牵过来的,然而过于长廊显示出Chris是在她换好衣服给他塞了个玩具后抛下玩具跟上来的。

「Ka…Chris…姐…!」金发的小孩走了两步就直接扑倒在地上,粗糙的石路划破了他的手肘。
他立刻嚎啕大哭起来,少女立刻将他抱起拥在怀里一边安抚他并捂住他的嘴。

「安静!…安静!!嘘!好孩子别哭…」

怀中的孩子渐渐稳定情绪,她应该在别人发现她又偷溜出去之前离开。她转头看向除了她跟Chris以外,通道里唯一的人。

「Liz…你能等我十分钟吗?我把Chris交给Bianca后就回来?」
「你不能让别人看见你这身装扮的!万一国王…」
「那你帮我把Chris抱回去?」
「或许您可以改天才出去?」

跟了她好几年的侍女Liz提议道,每次少女溜出去她可功不可没。

「不要!」少女撅起嘴看着怀里咯咯的笑着的孩子,听着孩子牙牙学语的说着不成句的单词「今天空地有马戏表演,我和朋友约好了…」

看着少女和孩子的侧脸,侍女小心翼翼的提议,并观察公主的表情。

「或许…您观看马戏的时候,我可以帮你照顾王子?」
「真的?」

Katie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可又有些犹豫。

「可是…我应该可以带着他一起看…」
「在游戏的时候带着个孩子怎么会好玩呢?」侍女笑着说,进一步的游说「只要在公主在黄昏前回来就行了。」

少女咬着下唇,思考了三秒,最终还是露出了打从心底的笑容。
「Liz!我最爱你了!」
她抱着孩子一起钻进箱子里,错过了侍女意味深长的微笑。

她看完了表演后在空地和表演者玩了一阵,眼看太阳就要下山,她急忙的回到和Liz分开的地方等待集合。

然而Liz再也没有回来。

从梦中惊起,温暖的阳光已照射整个房间。
棕发的王女并未叫来侍女给她洗脸更衣,而是揉了揉眼睛,就往房外走去。

从走廊的动静来看,她醒来的时间比想象中的早,或许她可以跟自己下两盘棋再去用早膳。

她在前往厨房的途中看见了已经梳妆整齐的Zoe背着手仰着头的在看绘制在墙上的画,微微的皱着眉。

那是在Chris一岁的时候让全国最好的画师绘制的,父亲和母亲并肩的站在一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九岁的公主端庄的手叠手的放在腹前,侧头望着母亲怀里被逗笑的孩子。

「Zoe?」她的声音让黑发的女子回过神来「怎么又在看这幅画?」

「殿下。」
Zoe还没行礼就被Katie制止了,私下的场合她们不需要这样。

「Chris被画得很可爱对吧?」她笑着走到Zoe的身边笑盈盈的跟着仰头看着那占据了整面墙的画「就像个小天使。」

Zoe附和的笑了一下,紧抿着唇思考着如何将那个不确定的可能性说出口。这些年来,有太多孩子想冒充失踪的王子,甚至有些父母会说自己的亲生孩子是在野外捡到的,想试试看能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过上王室的生活。国王一家的心,也一次次的受到伤害。

「Kaite…」
「嗯?」
「王子殿下…身上的胎记在哪里?」

是的,王子身上有一处胎记。但是除了国王,王后,还有眼前的公主,没有人知道那胎记在哪儿,他们也从来不透露。

也因此才从来没有人可以冒充王子。

她小心翼翼的望向粽发的女性,得到了一个吃惊的眼神。

「怎么了?你从来不问这个的。」
「我…」她深吸了一口气「我遇到一个…跟国王殿下年轻时很像的人。」

「Chris…我让你用力!」
「不要!会很痛!」

棕色的眼和蓝色的眼坚毅的对望,汗珠从鬓角流下,和其他的汗珠混在一起落在草地上。

Zach抓住Chris的手,逼他握拳挥向他的胸口或腹部,可Chris的拳头还是像棉花一样,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算了,跳过这部分。当有坏人从身后攻击你的时候你怎么办?」
说着他绕道Chris的身后,从后用力的搂住了他的手臂。
「好了,这下你该怎么办?」他故意将身体偏向右侧「用你的右手,Chris。」

然而感受着身后温度的Chris只是稍微抖动身体,Zach在耳边的叹气拂过他敏感的耳廓,让他忍不住的舔唇。

「Chris…我是在教你如何保护自己。」他宠溺的在Chris的后颈落下一个吻,他不会时时刻刻的都盯着Chris,以防万一他必须教Chris如何回击想对他不利的人。

「为什么?」
「因为外面很多坏人。」
「可是王都,大家对我很好。」Chris转身抱住Zach「Zach,我好久,没去王都玩了。」

Chris恳求的眼神让愧疚感席卷了Zach的心,他揉了揉因为汗水而微湿的发,抱歉的说「我们…暂时不能去王都了。我们哪儿都不能去。」
「花田呢?」
「对不起。」

他带着被囚禁的Chris看了这世界的美好,却又重新将Chris关起来。Chris也没有争论,只是落寞的低下头。

「我,能保护自己的话,能出去玩吗?」

他望向Zach,眼神中多了一股稍早没有的坚毅。他们重新投入到训练之中,Chris的状态比刚才好了很多,至少他已经知道怎样挣脱Zach的手臂也知道用力的踩脚会给人带来疼痛。

他们在训练的途中时不时的交换轻吻,打斗的时间越长他们亲吻的时间就越久。天上下起了毛毛雨,他们奖励性的吻在雨中染上了更深一层的感受。

「我、我们得缓缓。下雨了,该进屋了。」
Zach推开Chris的肩膀,那蓝色眼眸的主人微笑着舔走两人之间的银丝。他的表情是那么的无辜可那粉色的舌尖却又那么邪恶的诱惑他。

他无视被刺激得抬头的阴茎,将始作俑者带进屋里避雨。Chris在被Zach推进屋抬头望了眼天空,一道绝美的景象拥入眼里。

「啊!彩虹!」他兴奋不已的拉着Zach「看!两道彩虹!」

原本兴致缺缺Zach也抬起头来,看到了两道形状完整的彩虹。他忍不住的发出赞叹的叹息,想就这样看着直到彩虹消失的将这个美景记在心里,却又忍不住的观察Chris的表情。

「彩虹和彩虹在一起!」
Chris回头,对上了Zach痴迷的眼神。

「对啊,它们在一起。」
Zach没有收敛他的眼神并敷衍的回应Chris纯真的话语。

「就像我们在一起!」

Chris灿烂的笑着,Zach因为他的话而心漏了一拍。

「那个是我!那个是你!…Zach?」

Chris再一次看向用手掌捂着脸的Zach,第一次知道黑发的青年脸可以红成这个样子。

瓦肯宝宝跟人类宝宝

有时候我真想把他的刘海扯下来

两个受伤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