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火山

感谢所有评论推荐点赞。

[水软]以六还六-一篇完

之前跟 @月初与 太太打赌输掉的产物(我还完债了!)

警告:记仇的魔笛,非常的OOC,无关真人

评见

一组情头(?)
我最喜欢那一场的碰头杀了(嚎叫

[水软]Vrh prsta-一篇完

警告:OOC,无关真人,小破车。

此文送给@ @TK 太太,么么哒

见评

[水软]indecible -下

之前跟月初与打赌输掉的产物(捂脸,赌博害人啊)

警告:又是双向暗恋,ABO,无关真人

走评

[水软]Indecible-中

之前跟月初与打赌输掉的产物(捂脸,赌博害人啊)

 

警告:又是双向暗恋,ABO,无关真人

 

 

 

"所以…你真的是Omega?"

 

 

当拉莫斯这么问的时候莫德里奇还是犹豫了,他大可以说一切都是马塞洛在胡扯。毕竟因为喷雾他闻上去总是像一个Alpha,就算他现在继续说自己是Alpha拉莫斯也不会有所怀疑的,可能还会笑着说马塞洛特能编故事。但……

 

 

莫德里奇不曾后悔,就算认为自己切除腺体就不会受信息素左右的自己最终还是爱上了Alpha他也不曾后悔。

 

既然不后悔,那他也不怕拉莫斯知道这一切。

 

 

"嗯,别告诉其他人。"他承认了。

 

"但我从未从你那儿闻到Omega的信息素。"

 

"这个啊…"莫德里奇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他试着自己看上去对接下来说的事毫不在意的用指尖在屏幕上毫无意义的滑动。

 

"我切除了腺体。"他苦笑道。

 

 

 

 

刚醒来的莫德里奇用手掌敲了敲又疼又重的脑袋,摁掉了已经响了许久的闹钟。他艰难的用手撑起身体,回想着自己昨夜坐过导致会头疼的事情。可他昨天并没有喝酒,也没有失眠。

 

"哇!"

 

他下床的时候腿一时使不上力而重重的摔在地上,这才擦觉到股间的异样感。包裹着臀部的布料已被液体打湿。

 

 

"糟了…"

 

 

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慌张的给自己注射了抑制剂,可他知道已经来不及了,抑制剂在发//情后毫无用处就是个安慰自己的存在。在向球队请假后他回到了自己的被窝里,蜷缩起来珍惜最后一次酣睡的机会,毕竟之后他就会一次次的被性//欲唤醒。

 

 

 

 

"卢卡不接我的电话。"拉莫斯闷闷不乐地将上衣扔在地上,一点胜利者的喜悦都看不见。

 

"他病着你还打电话骚扰他不好吧…"瓦拉内回应拉莫斯并向本泽马投去了求救的眼神,却被华丽地无视了。

 

"Sesé是关心他!万一他昏倒了怎么办?"

 

"说得也对,"纳乔加入了对话"要不待会儿大家一起去看看他?"

 

 

好吧拉莫斯没想到会是这个展开。

 

 

"…………不用了,我自己去看他就行了。"

 

"啊?为什么啊?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吗?"

 

"……"

 

 

 

 

当莫德里奇从监控里看到站在门口的那一票人的时刻差点就疯了,尤其看到拉莫斯的笑脸充满镜头并说着"我带着大家来探望你啦"的时候他有眼前一黑的错觉。

  

 

他很想感谢大家的好意,但看向下身精神抖擞的小兄弟,他不觉得这是表示感谢的好时机。

 

 

"卢卡!"拉莫斯突然大喊,笑容从脸上消失。他转过身和队友们说着什么,装作不在家的莫德里奇贴着扬声器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内容。

 

"是不是真的病倒了?"

"有人照顾他吗?"

"我觉得我们应该硬闯。"

 

 

硬闯!?!?

 

 

莫德里奇睁大了眼睛,随之巨响的敲门声伴随着众人的呼喊从玄关传来。

 

 

"妈的现在我该怎么办!?"

 

 

本来发情期就已经够烦人了,莫德里奇还要面对裤子秒湿的情况下跟一群Alpha社交的局面。

 

 

他需要为自己争取时间。

 

 

 

"等等,我知道密码。"拉莫斯突然冷静下来,安静的输入一串数字。

 

 

门开了。

 

 

门开启的同时身后分别有抱怨他不早开门跟质疑为什么他有莫德里奇家门锁密码的人。

 

 

拉莫斯扫视空无一人的客厅后熟门熟路的往卢卡的房间走,可应该待在床上休息的病人也不在。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拉莫斯眉头紧锁,想直接推开门可理智阻止了他。

 

 

"赛尔吉奥?"

 

 

 

 

"卢卡睡得很沉,我想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拉莫斯走到客厅宣布这项消息,反对了所有想去探望一眼的提议将一群沙发都还没坐热的队友赶出了门外。

 

"等等?凭啥你不走啊?"

"……"

 

 

阿森西奥蹭马塞洛的车跟在拉莫斯的后头,打开手机临时建了没有拉莫斯的皇马西班牙人群组。

 

 

 

MARCO 10

「你们说队长待会儿会自己再回来吗。」

Nacho90

「五十,会。」

Isco Alarcon Suarez

「跟。」

D.Carvajal

「有一个人欠我钱没还,你们知道是谁…😎」

Nacho90

「就一个人?」

Casilla

「若是你们都愿赌服输,世界首富前十定有我的名字。」

MARCO10

「你上次输给我了,顺带一提我押一百不会💪🔥」

Isco Alarcon Suarez

「你现在就可以还钱了,接受现金跟转账噢❤」

Isco Alarcon Suarez

「我发现我输入‘接受’之后,联想的第一个词就是现金跟转账…💔」

D.Carvajal

「我也是,你们这些坏人💸」

 

 

阿森西奥笑着关掉手机,心情愉快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殊不知自己将要成为群组里唯一输掉的人。

 

 

小破车

[水软]Indecible-上

之前跟 @月初与 太太打赌输掉的产物(捂脸,赌博害人啊)

警告:又是双向暗恋,ABO,无关真人

拉莫斯汗岑岑的胳膊再次搭上莫德里奇的肩。他当然不会躲开,他已经习惯了西班牙人热情的肢体碰触。莫德里奇任由他将自己搂得更近,自然的和队友们开着玩笑。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莫德里奇望着拉莫斯的侧颜,回想着两人是什么时候变得亲密。

或许是那一次难忘的冠军之后,或许是那一次他指着脑袋叫拉莫斯冷静之后,或许是拉莫斯让他不要喊自己的姓氏之后,或许是那一次拉莫斯被他指出漏洞想反驳却只能笑着说‘你说得对’之后。

莫德里奇看着拉莫斯的眼神有什么不妥吗?

当然没有,他对拉莫斯虽然有好感可是他隐藏得非常好,他自认他看着拉莫斯的眼神就像看着自己的亲生兄弟,就像他看着马塞洛——曾经说过他像自己的爷爷的那个人的眼神一模一样。

"你这样拍Omega的屁股,不好吧。"

没错,就是突然说出这话让莫德里奇的心脏漏了一拍的那个马塞洛。

拉莫斯震惊的望着莫德里奇,两人认识了这么久第一次发现原来对方的眼睛可以瞪得那么大。

"你、你、你是Omega?"西班牙人舌头都不利索了。

"不、呃…就是……"莫德里奇横了马塞洛一眼,可巴西人正事不关己的刷着手机。

"…Sesé真的很抱歉。"拉莫斯往后退了一步,让出一个足够表示尊重的距离。

"只是我…"拉莫斯吸了吸鼻子"从没从你那儿闻过信息素的味道,可能你的味道没有性吸引力…不对!我的意思是你很有性吸…我是说你很完美…我…呃…Sesé要去冷静一下!"

很好,拉莫斯逃跑了。现在更衣室内只剩下莫德里奇与马塞洛了。

不得不承认,莫德里奇的嗓音在质问人的时候真的挺有魄力的。

"我在帮你!!"马塞洛的大眼睛显得比平时更无辜了。

"老子是Alpha!你这是哪门子的帮忙啊!?我就只是承认我对他有好感而已你瞎搅和什么啊!"莫德里奇恨不得一头撞上柜子。

"他那种死脑筋不撒点谎怎么可能开窍!"

"我不需要!我就喜欢他脑子缺根经的样子!"

"……哇,你喜欢的点也太独特了…"

莫德里奇觉得脸颊发烫,不知道是因为愤怒导致的还是刚才因冲动的大声告白导致的。
 

他下意识的触摸后颈那道已经消失的疤痕。

果不其然第二天在巴士上拉莫斯几乎是避着莫德里奇的,连塞瓦略斯都过来打听他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肯定是,卢卡今天的信息素比平时呛,赛尔吉奥也闷闷不乐的,大概是吵得很厉害吧。"戴着耳机的纳乔也不知是怎么听到他们的对话的,还向他投去‘你们也有今天’的眼神。可能那耳机只是装饰吧。

莫德里奇无视他们的讨论,扇了扇自己的领子,试图让信息素的味道散去一些。

让莫德里奇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许久没在赛场上大动肝火的拉莫斯今天就差在还记得控制自己的用词才没被红牌罚下。而他发火只是因为莫德里奇在和对方对抗的时候摔倒了,这是赛场很常有的事情,可是拉莫斯却表现得像对方把莫德里奇踢得站不起来了。

要不是他及时把拉莫斯拉走。

想至这儿莫德里奇忍不住的叹息,但他如何去指责拉莫斯,这是所有Alpha的本能,下意识的护着Omega就像对待易碎品。

他攒紧拳头地坐在长凳上等着那个喜欢最后离开更衣室的人。
 

"Chulu,"莫德里奇叫住了他"别因为马塞洛的话就给我‘特殊照顾’。"

拉莫斯轻轻的点头,小声的说了句抱歉。

漫长的沉默,4号跟10号的柜子之间有着尴尬的距离,拉莫斯时不时的偷望低头看着手机的莫德里奇。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你真的是Omega?"

莫德里奇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点赞社交媒体上的照片。当拉莫斯准备放弃等待答案的时候莫德里奇点了点头。

"嗯,别告诉其他人。"但他承认了。

"但我从未从你那儿闻到Omega的信息素。"

"这个啊…"莫德里奇的指尖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黑屏后扭头看向拉莫斯,嘴角有着不明显的上翘。

"我切除了腺体。"

「目前已有87个国家合法允许Alpha及Omega的腺体切除手术」
「根据统计进行此手术的群众有90%是Omega」
「切除了腺体的人群不会再散发信息素的同时信息素对他们的影响也只剩下原本的一成。」
「由于无法标记,Omega的发情期只能通过时间的流逝减缓,若让Alpha成结需要承担未标记怀孕的风险。」

这些是百科上的说法。

拉莫斯揉了发红的眼睛,点开论坛中关于坐过腺体手术的人的分享。从难以置信到欣喜若狂再到心如刀割的心境转换,他只用了三天。

「手术后的三天内会进入强烈的发情期,别指望Alpha,他们只能让你好受一点点而已,真的就一点点。」
「有好有坏,好在接近发情期的时候不会再因为不小心闻了谁的信息素而提前发情了。坏在发情期没有一起被切掉。」
「好几次,我以为我会嗝屁…」
「做了这个之后Alpha不再让着我了,ABO平权后我第一感受到真正的平等。」

拉莫斯扔开手机,拉上被子。无法停止那些让他心痛的想像,只能让那些描述占据他的脑子。

他紧闭双眼,希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一切只是个梦,莫德里奇还是那个让他觉得自己弯了的Alpha。

"你这个不能复原吗?"

在卡瓦哈尔在比赛结束偷偷跟莫德里奇打小报告说拉莫斯那比哭还难看表情已经持续近两个星期之后。当事人决定亲自去让拉莫斯打开心房像个男子汉暴哭一场却听到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复原?"
"腺体…"

莫德里奇顶了他一肘子,并遮着嘴不让摄影机拍到他说的话。

"你鸡鸡切了可以接回去吗?亏我还担心你。"

"我是认真的,他们都说这个做了会…"

"会怎样?找不到好用的按摩棒而发狂?别提这种糟心的话题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分化成Omega的时候有多难过。"

"Omega也能踢球!"拉莫斯终于也记得了遮住嘴。

"对啊,还能面对不尽全力的对手呢。"莫德里奇冷笑"刚才比赛你故意让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没有让着你。"

"得了吧Chulu,我比你想象中的了解你。"

"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莫德里奇愣住了,看着拉莫斯额前冒出的薄汗,还有空气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释放出来的信息素。

"是吗?如果我是Alpha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莫德里奇说出这话的瞬间,听到自己因为违心的话语而心碎的声音。

拉莫斯第无数次的叹气,而他的副队长猜得到原因八成是自己那天开的玩笑,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莫德里奇会让误会继续下去。

"别再叹气了,你这样怎么鼓舞士气啊?"

"唉…"他又一次叹气"你说,假如你是一个装作是Alpha的Omega,有一个人在知道你真实身份后才表白你会怎么想?但是其实那个人喜欢你很久了,只是找不到时机…"

"……你喜欢卢卡?"

"我说假如!!"

吼完后,拉莫斯看上去更丧气了。

马塞洛抠了抠脸颊,不知道该先给拉莫斯感情资讯好还是坦诚那个其实是自己的谎言。

"其实卢卡跟我说过他对你有好感。"很好,最后他选择了出卖队友"只是,可能你早点告白的话会更好,毕竟你在我说他是Omega之后才告白感觉像你喜欢的其实是Omega这和性别而不是他本身……其实都怪我…"

拉莫斯疑惑的看着他,马塞洛无处安放的手无意义的摆动着。

"就是…他其实不是Omega,我那时候只是想开个玩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

"……"

"…………什么!?!?!?"


 

"莫德里奇病了,所以今天你们得给我加把劲儿了。"教练拍了拍拉莫斯的肩膀,继续说着今天的战术。
 

拉莫斯低头看着手机里莫德里奇的电话号码,心中有无数的疑惑。为何莫德里奇要骗他;为何不一开始就说清楚;为何对于自己没有往死里铲他而生气;为何用腺体手术听上去这么难受的谎言让他难受。
 

可是
 

‘我果然还是喜欢他。’
 

拉莫斯挂掉第五次拨通却无人接听的电话,暗自的下了决心。
 

‘比赛结束后就去告白吧,告诉他我也喜欢他,无关性别。’

 
TBC

[水软]En Madrid-下

走起(评论里也放一个,希望不会被删了XD)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048316/chapters/37465682

[水软]En Madrid-上

开头是今年冠军杯之后ฅ'ω'ฅ

警告:OOC,渣文笔
请大家当成平行宇宙看吧(怂)

刚回到家中的拉莫斯接到了马塞洛的电话,立刻赶往了深夜里显得格外静寂的希贝莱斯广场。果不其然的在丰收女神前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你们先回去吧,我来看着他。"

支走了马塞洛等人后,他捡起地上一个个的啤酒罐子,然后坐在了莫德里奇的身旁。

"不是说要去酒吧转换心情的吗?这里看上去不像是转换心情的好地方。"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理我了呢。"莫德里奇笑得逞强。

"怎么可能…"拉莫斯语气柔和,情绪并不高涨。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在人归队的第二天就凶巴巴的把人推到墙上瞪了五分钟的人不是我。"

莫德里奇想到这点就来气,假期结束了斗志满满的投入到训练,结果被自己的队长用手堵在墙与强壮的身体之间。拉莫斯那吃人的神情,他笑嘻嘻的上去拥抱喊兄弟我回来了也不是,弯腰逃出去也不是,他就这么站着跟拉莫斯互瞪直到拉莫斯叹气的放过他。

"看到你还会记恨我我就放心了。"拉莫斯的手肘靠在大腿上,微微弓背想试图看清莫德里奇被刘海遮住的表情。

"你还在气关于转会的事吗?"莫德里奇拨开了自己的刘海,与拉莫斯对视。拉莫斯看到了他眼里隐忍的坚强,和闪闪的泪光。拉莫斯知道莫德里奇想转换话题来掩盖这一切,而他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

"没有,我不生气。"
"说谎。"

"……我真的不生气,就算是那时候我也没有生气。我……我只是有点失落。"拉莫斯的手下意识的触碰后脖子还隐隐作痛的伤口。

"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人来人往。"莫德里奇看着比几个小时前颜色变得更深的伤处,今天球场上的一幕幕再一次在脑海里重播,鼻子第无数次的感到酸楚。

不甘心。

"我习惯了,我当然习惯了。只是……我也不知道。你是我要好的朋友,我只是希望和你在一个队的时间能更多一些。而且…"拉莫斯有些难为情的将音量降到最低"你还不回我短信。"

莫德里奇因为某个词一愣,随即大笑出声,仿佛拉莫斯说了什么充满新意的笑话。

"抱歉,"他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视线飘向了天空某颗明亮的人造卫星"我那时候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解释,我怕你揍我。"

"拉倒吧。"

"别生我的气了,搞得现在我跟你拥抱都怕你推开我。"

"怎么可能。"

"嗯。"

莫德里奇终于扬起嘴角,露出拉莫斯最熟悉的笑容。他也看见了还躲在街灯后观察着他们的马塞洛,贝尔和本泽马。

莫德里奇向着他们挥了挥手,拉莫斯也注意到了他们。

"他们在关心你。"
"你也是。"

莫德里奇的掌心搭在拉莫斯的手背上,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

"那…你会留下来吗?"拉莫斯轻声的问。

"嗯…其实,我在这里有不想离开的人。"

"…这里?马德里?"

"对,"莫德里奇咬字更重了一些"在马德里。"

"哇,那、那我得感谢她留下了你。"

"他。"

莫德里奇纠正了用词的性别,直直的望着拉莫斯吃惊的眼眸。未等拉莫斯追问就站起来奔向在暗处观察多时的队友,将后背留给了此刻被好奇心和心碎占据了整幅心思的队长。

"卢卡,那个人是谁?"
"不告诉你。"

"卢卡,那个人住在那里?"
"你想干嘛?"

"Lukita,你不说我就打你了。"
"然后我就告发你。"

拉莫斯逮着机会就追问莫德里奇那个人是谁,然而莫德里奇从不给他任何提示。

训练场上,拉莫斯的笑容变少了。

这不公平,拉莫斯想着。

他在莫德里奇的身边这么多年,因为心虚出格的事也不敢做,只能借用贴面礼和拥抱来揩心上人的油。

可现在,莫德里奇要被来历不明的男人抢走了。

"Lukita,"今天在更衣室拉莫斯又一次的叫住莫德里奇"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我们队的人?你这次必须回答我,否则就是默认。"

莫德里奇选择了默认。

这导致了拉莫斯难得在训练的时候烦躁到周边的人都感受得到他的低气压。

还不知道在这条线索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他的好兄弟,知道了之后每一个人都是情敌。而目前嫌疑最大的人……马塞洛。

"阿嚏!!"

在这炎炎的夏日,正在和莫德里奇斗技的马塞洛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寒意。慢慢的回过头,对上了远处的队长一点闪躲意思都没有的眼神。

"是我的错觉还是sese真的在瞪我?"

"应该只是在放空吧?真是没紧张感。"刚好接过莫德里奇的球的贝尔加入了对话,刚说完就感觉到了拉莫斯的眼神从马塞洛那儿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是他耳朵太灵还是我太大声了。"

"是你们想太多了。"莫德里奇笑着吐槽,马塞洛和贝尔在他说完的同时观察了拉莫斯的眼球有没有转动。

"你也说话了,他为什么不瞪你?"马塞洛努力的让嘴型保持不动,就算拉莫斯并不会读唇语。

"所以就说是你们想太多了嘛。"一直背对着拉莫斯的莫德里奇笑着回头,两人对视的同时拉莫斯收起了凶恶的眼神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他不止没有瞪你还对你笑!不可能的我明明比你可爱多了!你一定是藏了什么魔药在身上!"马塞洛对莫德里奇做出搜身的动作,莫德里奇笑着躲一步他就跟上一步,直到贝尔戳了戳他的肩让他别闹了他才发现拉莫斯的眼神刚才凶恶了好几倍。

"…卢卡,他吃错什么药了?"

"我怎么知道…"莫德里奇看向拉莫斯,这次拉莫斯没有微笑,而是别回头加入了别人的锻炼。

"哈!他瞪你了,我总算平衡些了。"马塞洛拍了拍胸口,跟上了走到球场另一端的贝尔的脚步。

"他只是好奇我喜欢谁好做为谈资而已。"莫德里奇小声的嘀咕,看着拉莫斯远去的背影,嘴角微微扬起可展现出来的只有苦涩。

"跟库尔图瓦!?"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莫德里奇的生日派对上,克罗斯捂住了拉莫斯的嘴。"老兄,我只是说一下我的感觉你没必要把派对的主角变成我们。"

"不不不,不可能是他。"拉莫斯否认着,也不知道是在否定克罗斯的猜想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卢卡说他留下来的原因之一是有不想离开的人,那么那个人肯定不会在刚转会来的人当中。
拉莫斯摸着自己几小时前精心修剪过的胡须飞快的思考着。

"你怎么看出来库尔图瓦跟卢卡很亲密的?"他可是无时无刻都把注意力都放在莫德里奇身上了,怎么会没有发现?他究竟错过了什么?

"毕竟我坐在卢卡隔壁的隔壁?"克罗斯摊手"我只是觉得库尔图瓦挺过常来找我们聊天的,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跟卢卡在聊。"克罗斯转动眼珠,犹豫了一下"而且我们让位置他都不坐,卢卡让他就一屁股坐下去了。"

听着信任的队友的描述,拉莫斯的视线盯着今天的寿星,而正好这时候库尔图瓦正好在提醒莫德里奇脸上沾到东西并帮他抹掉了。

"卢卡还跟我说过挺喜欢他的。"看着拉莫斯难看的表情,克罗斯又补了一句。

"托尼,我还有事。"
"哦,你快去忙吧。"

克罗斯看着拉莫斯大步的离开,转过头一脸哀怨的看着躲在柱子后面的本泽马跟马塞洛。

"为什么我非得干这种事啊!?"

"因为你是全世界最善良的人,走走走我们去吃东西了。"左右两个人都架住了他的手,将他拖离谎言的制造的现场。

"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吹着冷风?"

拉莫斯回头,今天庆生派对的主角衬衫敞开,露出的胸膛没有一点被人留下的痕迹。

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想这个。
拉莫斯在心里自嘲。

"倒是你,怎么出来了?"他别回头,宁愿看着因光害而什么都看不见的天空也不去看心悦已久的对象。

"我出来透透气,咱们这一群人有时候疯起来是什么样子你也知道的。"他走到拉莫斯身旁,带着一身的酒气。

"一场灾难。"拉莫斯笑着说。
"完全的灾难。"莫德里奇笑着低下头"那你愿意带我逃离这场灾难吗?"

"…什么?"
"我的意思是送我回家,你没喝酒对吧?"
"……对。"
"我喝了,所以载我一程吧。"


 

 
拉莫斯与莫德里奇两人在一起的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但是今晚拉莫斯的车里除了音乐声和莫德里奇时不时的深呼吸外什么都没有。

"你今天兴致不高?"

"怎么说?"

"你一向来都很享受派对。"

"只是有点心事。"

拉莫斯集中在道路上的视线忍不住的看了一眼莫德里奇的表情,但因为光线什么都没看清。

"发生了什么事?"

莫德里奇没有回答,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色,直到熟悉的建筑映入眼内。

"对了,"拉莫斯停下车之后手伸向莫德里奇前方的抽屉"我刚才忘了把这个拿给你了。"

接过印着商标的手提袋,莫德里奇再一次深呼吸。

"我能再要一个礼物吗?"
"嗯?"

西班牙人的脸颊被冰冷的双手捧住,鼻间瞬间充满克罗地亚人的气息。

tbc

水软的这个碰头真的太太太甜太好吃了
于是我就忍不住的画了⁄(⁄ ⁄•⁄ω⁄•⁄ ⁄)⁄

么么哒!

@月初与 坏东西,抢我老公,挂你。